菲泽音

lofter只发文,微博联系!

[革命机valvrave][晴艾]明日梦[一元本全文]

在cp13发的一元本全文,pdf版下载地址http://vdisk.weibo.com/s/tL2234_7EV4T/1386391821




------------------

普罗米修斯日和

 

地球。

时间是午夜11点,透过窗户向外,可以看见夜空中闪烁的星辰。这里和自己生活的模组77不一样,外侧被大气层包围,因此看到的星光并不是直射进眼中的。虽然在书上看过这样的介绍,但时缟晴人也是第一次用双眼确认这种折射现象。

记忆中似乎有小时候在地球生活画面,但晴人已经完全忘记了。似乎从有印象起自己就生活在模组中。过去同学们时常会抱怨“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可来到地球才发现自己所处的是完全陌生的环境。自己真的来自这里吗?自己的过去真的存在吗?

所以,来到地球后他一直处于隐约的不安中。地球上的日月光和模组的不同,每天光线强度都细微地不同,连天气也无法准确预估。立在窗口,晴人望着形状和昨天稍有些不同的月亮,忽然涌上了淡淡的乡愁。

可是已经再也无法回到过去了。

 

晴人忽然觉得有些冷。他把手伸向窗户。这时门开了。

那一瞬间窗帘忽然飘了起来。风从窗口涌入室内,带来了庭院里植物的气味。透过珍珠色窗帘的间隙可以看到门口白色的影子。

“艾尔艾尔弗。”

悄无声息地滑入房内的是晴人的熟人。艾尔艾尔弗·卡尔斯坦因,拥有银白色的头发和紫色虹膜的少年。当月光照在他身上的时候,瞬间晴人眼里只看见一片白。

艾尔艾尔弗面无表情地来到晴人面前。

 

“时缟晴人,又到了喂饲料的时间了。”

 

少年平静的说着,他解开了制服领口的白色领巾露出纤细的脖子——

以及与之成鲜明对比的狰狞的伤痕。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被一次又一次深深刺入牙齿、撕裂表皮、咬破血管,艾尔艾尔弗的伤口上重叠着之前的伤口,淤青与疤痕在他比谁都白皙的脖子上显得如此令人心痛。

但他丝毫没有对自己肉体表现出珍惜的样子,只有手指触到伤口时艾尔艾尔弗那转瞬即逝的苦痛表情,告诉晴人自己面前立着的的确是个感知正常的人类。

正因为艾尔艾尔弗是人类,所以才无法立即愈合破损的身体。

反而是拥有不死身的自己,一次次伤害别人,从别人的痛楚里吸取生命力。

即使重复再重复,晴人仍然无法轻易地舍弃那种负罪感。

“呼……”

似乎看穿了晴人眼中一闪而过的犹豫,艾尔艾尔弗笑了。

他上前一步握住晴人的手,十指交扣着将晴人拉向自己。

先是唇与唇轻触,之后变成了吻。

晴人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耳边传来了艾尔艾尔弗染上快乐的甜美鼻音。

“啊……啊……”

伴着艾尔艾尔弗率直的声音,晴人人也被煽动得热起来了。

 

结束了温柔的吻,艾尔艾尔弗喘息着向晴人露出了脖子。

在艾尔艾尔弗紫水晶的瞳孔里,晴人看到了自己映出诅咒印记的脸。这时的晴人已经看不见艾尔艾尔弗脖子上那片伤口了。他脑内尚存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没关系,喂饱契约者也是契约的一环。”

伴随着艾尔艾尔弗鼓动的声音,晴人再一次把牙齿埋进少年的脖子里。

“啊啊啊!”

 

记忆伴着血一起流入晴人体内。无论重复多少次晴人都会为此感到惊讶。艾尔艾尔弗表面上看起来就像没有感情的人偶,像以前在店里见过的多尔西亚风格的套娃。为了达成目标,就是同伴也能毫不犹豫地当成棋子——事实上晴人本身就是艾尔艾尔弗的棋子,这样冷酷的人心中竟然埋藏着如此激烈的感情。

但晴人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

因为那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压倒性的情报,所以晴人只能像目睹水流穿过指缝一样看着它们消退在体内,随即转换作奇异的能量。虽然无法看清那记忆细节,晴人本能地从来自艾尔艾尔弗的情报里读出了感情。

这是痛苦的、悲哀的,记忆。即使用浑身力量抗拒,艾尔艾尔弗也依然无法改变世间的一切。

接着,冰冷刺骨的雪从天空缓缓飘落,埋藏了那份激烈的悲哀。

 

为了粉碎那份悲哀,艾尔艾尔弗宁愿向自己献上身体换取力量。

就算不是自己,只要是拥有力量的人,艾尔艾尔弗都会用同样魅惑的笑容向对方伸出脖子吗?晴人想了想,觉得或许答案是肯定。

即使如此,共享这份悲伤的时缟晴人无法忍耐地怀抱住失去意识的艾尔艾尔弗,乞求着侵蚀自己身体的诅咒能早日化为守护的光芒。

 

【end】

 

 

明日梦

 

我是银河第三帝国的皇子。

帝国的历史到我这一代已经有211年,星球仪上可以看见的闪闪发光的星星都受帝国泽恩。当我成年以后将会以皇帝的身份君临帝国。

不过,对现在的我来说还有一段时间。

尽管帝国很大,我的日常生活始终在同一个地方——被绿茵和碧水环绕的白色的皇宫。屋檐上三足鸟的标志是皇室的象征。

和我生活在一起的人叫咲。

咲是宛如姐姐,又像母亲一样的存在。从有记忆开始她就一直以家庭教师的身份陪在我身边。

咲总是静静地立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当我回过头,她就沉稳地朝我微笑。不过偶尔咲也会离开皇宫前往战场。

即使银河第三帝国是宇宙最强的国家,敌人始终存在。

“因为没有皇帝”,咲是这么说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她难得地露出了生气的表情。我想一定是因为我还不够成熟,让她担心了。

“我现在还小,还没有能力驾驭这么庞大的帝国,但是我一定会努力长大的!”

听到我的话,咲却摇摇头,“并不是这样”。

她的话令我大吃一惊。

“因为200多年来帝国一直没有皇帝,所以您的出现令很多心怀不轨的人难以平静。”

“那我的父母呢?”

自从我有意识起父母就已经不在了,所以我一次也没有见过他们。但既然我是皇子,父母就是前代的皇帝或者女皇吧?不过之前我也问过很多次了,咲一次也没有告诉我有关父母的事。

听到这个话题,咲果然又叹了口气。

“您又要问那个问题了吗?您确实是我们祖先的直系后代。”

就用一句话,她就把我打发了。

 

关于“我们的祖先”的一切,我也是从咲口中得知的。

那是不久之前的某天,我们两人坐在书房里看星图。咲突然凝视着偏僻角落的一课小行星露出了怀念的表情。

“您知道地球吗?”

她指着那颗蓝色的、平淡无奇的行星问。

“地球?”

“那是我们祖先初始的地方。不过最早是从更小的模组开始的。”

模组吗……我脑子里想起了上课学过的内容,有些谨慎地反刍着这个发音。尽管上课学过,在现实生活中我还是第一次用到这个词语。

“模组已经变成死语了。”

咲温柔地笑了。

“那可是我们的祖先遇到魔使大人的地方。”

她下意识地摩挲着胸口项链的坠子缓慢地说着。偶尔咲会不自觉地用手指碰碰那个始终伴她左右的坠子。以前我曾问过,里面是不是放了照片,但当然立即被敷衍过去了。

“魔使到底是什么人,历史课的老师从来没对我讲过。”

“魔使到底是什么人了?我也不知道啊。”

但是看到她愉快的脸,我就觉得又被敷衍了。

“咲怎么会有不知道的东西。”

咲又美丽又博学,还会驾驶很神奇的名叫“卡米拉”的机体。如果世界上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别人也不会知道吧。所以,咲果然在瞒着我。因为我是小孩子吗?

这么想着我就有些生气地晃腿示威,她瞪了我一眼。

“请注意礼仪,陛下。”

听到她的话,我只好乖乖把腿放平了。

四周的星图缓慢地改变着形态,咲抬起头,望着绕地球旋转的几乎被我忽略的的卫星。

“历史呢,是活下来的人们为了不要忘记过去留下的记录。但是,就算是活下来的人也有不想被大家知道的事。您明白吗?”

“呜……”

突然听到“死”啊“活”啊的事,让我感觉很沉重。

咲是活下来的人,我只知道这些。

身为“黄金的七人”之一,她是经历过200年前的开国战争,并一直存活到现在的人。很不可思议,咲的外表年轻得让人惊讶。但“黄金的七人”都是这样。

 

“特别是关于离开的那些人的历史,就更加会谨慎地挑出有用的部分传颂。您祖先生活的那个时代,人为了活下来,在这个过程中不得不牺牲掉别的东西。”

非常怀念地,咲开始说起过去的事。

战斗。

战斗。

无止境的战斗。

以及为了获得胜利不得不与恶魔签约的,我的先祖们的故事。

“不过那些人里面也有个天真过头的家伙,总是在关键的地方做出让人看不懂的事。”

“比如说呢?”

“比如说,把自己的生命分一半给别人。”

“生命……”

说到这里咲突然停住了,接着,她有些夸张地笑起来。

“很愚蠢吧,这种事情可不能留在历史里让后代笑话。”

 

 

在那次对话后没多久,我就见到了“那两位”。至今回想起来我都觉得那就像宿命论者津津乐道的某种奇迹。

咲不在的一个下午,我一个人在皇宫深处游荡。穿过一道道不断重复的大理石回廊,我来到了皇宫深处。

平日里我很少来这里。不单是路途遥远的关系,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令人看厌了的走廊的风景。

但我不知为什么仍然不停地往前走,耳边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以及鞋子在蜜糖色的橡木地板上发出的脚步声。

最后我来到了走廊尽头。当我有些无聊地在走廊尽头徘徊,想要找一条近路回去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某种沉重的声音。

“啊!”

刚才还是什么都没有的墙上忽然出现了裂缝,仿佛能看见对面淡青色的灯光。

我毫不犹疑地往里面走。现在想想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大胆呢?不过那时的我的确是什么都不怕的年龄,况且我始终生活在温柔的环境中,从没想过世界上有谁会心怀恶意。

沿着阶梯一直往下,很快我就来到了一个四方形的密室中。

寒冷的密室中无机质的光从四个角落诡异地溢出。在房间中央并排放着两具灵枢。

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恐惧的我好奇地往里看,透过厚重的玻璃可以看见里面人的身影。

是非常年轻的人们。

一位是棕色头发黄皮肤的青年,一位是银白色头发,宛如人偶般的青年,两人穿着绣着皇室纹章的华丽长袍,躺在冰冷的水晶棺中。

在那之前我从未见过死者,因此只当他们睡了。

况且即使透过玻璃也能看见两人带着光泽的发丝与皮肤,就像还没有被切断茎部,活在土地中的花朵一样健康。

“奇怪……”

无论是哪位的轮廓,都给我熟悉的印象。可是越仔细看就越是迷糊了。如果他们睁开眼,或许能辨认出是谁吧。

这么想着我就敲敲玻璃棺枢希望能唤醒两人。

击打的声音被吸进厚厚的玻璃里,但谁也没有睁开眼睛。甚至连两人安眠的棺枢中的鸢尾花也没有丝毫颤动。

“醒醒啊!”

回荡在房间中的只有我自己的声音。

过了一会我感到冷了便离开了密室,回到走廊时背后的门又完美地隐藏在墙壁中了。

咲一定知道两人的事吧,但我本能地觉得她不会告诉我。在那次之后我又去了那个密室几次,秘密地望着两人沉眠的侧脸。

 

天气好的时候我会在庭院里喝下午茶,在那里能看见白云映照在美丽湖泊中的景象,偶尔会有花瓣从不知什么地方飘进茶杯中。服侍我佣人们会在我背后的地方立着,丝毫没有松懈地看着我把三明治里讨厌的番茄吃下去。

唯一会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的人只有咲了。

但那也是很少见的事,咲非常忙碌,尤其是我不断长大的这几年。

“我不在的时候您会寂寞吗?”

咲曾问过,我摇摇头。

“如果我拉着你的裙子不放,你会留下来陪我吃晚饭吗?”

咲有些无奈地笑了,所以我也笑了。

“没关系,我已经习惯寂寞了。”

那次之后咲似乎增加了来见我的次数,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有时是上午,有时是晚上临睡前,她甚至会穿着作战服只远远地向我招个手就回去了。这让我觉得自己或许无意中造成她的负担。

某一天我按照惯例在庭院里喝下午茶的时候,咲突然从宫殿的地方走过来。

“原来您在这里。”

她穿着卡米拉的作战服,如同女武神般向我走来。

“要一起喝下午茶吗?”

“不了,我只是来看看您。我等不到我那份茶点上桌了。”

听到她的话,我毫不犹疑地把盘子里的羊羹切成两半,递给了咲。

“那么就对半分吧。”

她愉快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你不喜欢羊羹?”

仿佛看到某种神迹在眼前爆发般,咲露出了快要哭出来的笑容。

“真是的……这就是遗传基因的恶作剧吗?”

她又无意地触碰着胸口的挂坠,接着好意接受了我分给她的半块羊羹。

 

 

当我真正了解到密室中沉睡的年轻人们的秘密是后来的事了。我维持着一周去见他们一两次的频率,直到某天撞见咲从通向密室的墙壁里面出来为止。

“啊呀,您已经见过那两位了吗?”

她苦笑着蹲下身子平视我的眼睛,用不变的温柔声音问。

“是的……”

“这就是宿命吧。”

本以为我会被责备,但咲没有多说什么,将我带进了密室里。

这一次,我们两人一起立在并排的两具玻璃棺前。咲沉稳地开了口。

“沉睡在这里的是这个世界上您唯一的亲人。即、银河第三帝国的开国皇帝和他的挚友。”

我从来没想过传说中的“我们的祖先”会是那么年轻的人,忽然间脑内的历史课本完全被改写了。

“先祖据说在最后的战斗中和敌人同归于尽了。”

说完我才想到这一定就是咲说过的“活下去的人们不愿提及的真相”了。

“没错,他们并没有死,而是陷入了沉睡。”

咲凝视着玻璃内侧,随后又移开了视线。

“永远的沉睡。”

听到这个不祥的词语,我立刻皱起眉头。

“为什么呢?”

我这么问道。

“因为那是他们两人间的约定。”

 

皇帝是失去人类资格,却因此拥有永恒生命的“受到诅咒的生物”。

挚友则是知道了一切,却愿意成为诅咒牺牲品的男人。

皇帝和挚友约定,无论诅咒还是希望都由两人一起对半分。在那之后他们与某种巨大的、压倒性的邪恶势力相遇,随即与之交战。

在令人无法想象的严酷战斗中挚友失去了生命。垂死之际,皇帝将生命的一半分给了挚友。

正如两人约定的那样;

正如两人背负的那样;

对半分了生命的皇帝与挚友在那之后陷入了永远的沉睡。

于是世界送走了最后的诅咒,迎来了真正的和平。

 

虽然有些无法理解,我仍然为两人悲哀的命运感到心痛。

“真可怜。”

“不,您错了。”

咲蹲下身,为我擦干眼角无意识落下的泪水。

“虽然他们带走了诅咒,但是希望留下来了。”

“希望?”

“是啊,两人的希望。”

咲拥抱着我,一遍遍地抚摸着我的背。在冰冷的房间里从她身上传来了人类的温暖。如果可能的话我也想这样温暖灵枢中两位受诅咒的先人,将他们从永远的黑暗中唤醒。

然后,我要对他们说:

“看啊,多么美丽的世界。”

【end】

 

 

梦的接续


银河第三帝国历214年,持续了数年的战争进入了转折期。尽管看不见外面的世界,我突然注意到某天起皇宫里的人们脸上开始带上不稳的表情。这时我才发现咲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不单咲,连黄金的七人中的别人也没来见我,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这里还没有受到战争波及一样。

“禁军会打到这里来吗?”

我问身边的女官,对方吓了一跳,拼命地挤出笑容。

“不会的,殿下,只要我们有valvrave。”

只要有受神明祝福,拥有不老不死能力的黄金的七人、以及他们驾驶的古代兵器valvrave,我们的国家将世代维系,和平永续。大人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只是,仅仅过了两百年时代的风就变了,你们没想到吧?

我把脸贴在水晶棺上,对里面安详沉睡的两人说。

 

那天晚上入睡前我接到了咲的电话。背景似乎是混乱的指挥室,她的声音很急促,就像刚从严酷恶战中勉强逃生了一样。

“咲!你还好吗?”

“我还好,但是连坊小路那边快不行了。”

听到她的话,我的心突然一紧。接下去该做什么差不多我已经猜到了。

“皇子殿下……您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我记得。”

“那太好了……很抱歉,我们的能力不足。”

“不,不是咲和连坊的错。”

挂断电话后我转身向门外走去。穿过庭院的时候风打在我的脖子后面,整个人都起了鸡皮疙瘩。按照规矩睡衣是不能穿到卧室以外的地方的,但是现在不是悠闲地换衣服的时候。

我加快了脚步,向密室所在的地方奔去。

 

“晴人和我们约定过,等到战争的火焰再次燃起,您和国家陷入危机的时候,就请唤醒他。”

咲说过的话在我耳边回荡。

但那时我还未曾意识到有一天会让这个可能性成真。

沿着熟悉的走廊到底,我打开了密室的门。

连时间都陷入停滞的密室里,昨天和今天都是同样的风景。接下去却要不同了。我鼓起勇气,来到了咲说过的那具灵枢前,再次确认了里面的对象。

棕色的头发,比我稍稍深一些的肤色,我眼前的便是银河第三帝国开国皇帝。

即咲口中的“晴人”。

他是我的祖先吗?还是另一位银发的少年,如果有机会,在别离之前我一定要问他,不过现在不是时候。

我有些颤抖地按下灵枢底下隐蔽的按钮,打开了水晶盖。一瞬间,鸢尾花的香气扑鼻而来。接着,我将手伸进铺满花朵的灵枢中,摸索着找出那个东西。

那是一把比起装饰更重视机能性的小刀,只要按下按钮就能从刀柄里弹出利刃。看起来很像军用品的小刀不管怎么想都是优雅的皇宫中该出现的东西。

我用锋利的刀尖轻轻刺进手指间,看到红色的水渐渐从伤口溢出。或许是因为这把刀太锋利了,我甚至还来不及感到疼痛。慎重地,我将手指伸向死亡般沉睡的少年的唇。

当血珠落到晴人唇上的时候,微小的变化诞生了。

这是细微到甚至让人以为是错觉的变化,但在一刹那,我的确看见了光。

接着,少年睁开了双眼。

他的瞳孔是蓝色的,和我一模一样。

 

 

从无梦的长眠中苏醒,时缟晴人第一眼看见的是银发的少年。

“艾尔艾尔弗……”

习惯性地喊出这个名字后他才察觉到自己弄错了。少年有着和自己一样的蓝宝石的瞳孔,以及艾尔艾尔弗不会露出的太过鲜明的表情。

“今天是什么日子。”

“第三银河帝国历214年。”

少年沉稳地回答。

原来只过了200多年。晴人并不是天真的家伙,从未想过自己的国家会平安无事地长久永续,不过这间隔也太短了。人类的历史就像永无止境的华尔兹,始终延续着战争与和平的交织。

他用手肘支持着从玻璃棺里出来。最初晴人的脚步有些不稳,但很快他就能像过去那样行走了。

“咲他们还在吗?”

“她们在战斗。”

“艾尔艾尔弗呢?”

银发的少年露出了难以理解的表情。啊,原来如此,眼前的孩子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吧。

晴人反而觉得这或许是件好事,诅咒已经断绝在自己一代了。

他走向艾尔艾尔弗所在的水晶棺,俯视着熟悉的同伴平静的睡脸。

艾尔艾尔弗和他不一样,即使用力摇动他的肩膀也不会醒来。本该死去的他被晴人强行平分了一半生命,落入生者与死者之间的狭缝中。

身后传来了声音。

和自己容貌有几分相似的少年颤抖地、鼓足勇气地抓住晴人衣服下摆。

“我是银河第三帝国的皇子,请您遵守约定,救救我的国家!”

晴人回过头,温和地用微笑安抚少年。

“那么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咲……说过。”

皇子深吸了口气,将手放到胸前。他没有迟疑地解开领口的扣子,露出脖子上大片白色肌肤。这一瞬间晴人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曾发生过差不多的事。

他和艾尔艾尔弗交换了誓约的那夜。

昏暗的午夜、冰冷的空气,场景和这个漂浮着淡淡蓝光的密室微妙地重叠在一起。

但是现在两人的立场似乎倒了过来。

不,眼前的不是艾尔艾尔弗。他再次对自己说。

“不要怕,很快就结束了……”

晴人俯下身,温柔地拥住了皇子纤细的身体。少年略高于成人的体温让他产生了无法言语的怀念。接着他低下头,像过去无数次那样咬住了少年的脖子。

“啊!”

怀中的皇子低呼了一声但没有退缩,他牢牢抓住晴人后背的衣服,颤抖地踮起脚尖。

RUNE——伴随着感情涌入了晴人体内。

多么明朗的感情啊,没有阴郁没有恐惧,流入体内的只有爱与愉悦。

“再见了,我的儿子。”

 

晴人将失去意识的皇子抱到另一具棺枢边,脱下外套披在少年身上。闭上眼睛的皇子和艾尔艾尔弗如出一辙,但他只是短时间陷入昏迷,一会便会醒过来。

“稍等我一会,艾尔艾尔弗。”

他最后望了一眼两人所在的地方,便离开了密室朝向valvrave沉睡的地方走去。

战斗吧,为了所爱的人们。

当皇子再度睁开眼时他所见到的会是一如既往的和平世界。

以及静静躺在玻璃棺中的两名少年。

 

【end】

 

Freetalk

 

初次见面好久不见,我是firefox娘。这是基于“小皇子是晴艾儿子”前提的晴艾本……到目前为止动画都一帆风顺,所以我就愉快地把这文写出来了。

希望……不要出现让人哭晕在厕所的剧情。

不过正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每周都看得很起劲。果然原创番就是这样才有乐趣吧。

最后感谢封面支援的艾丝,画出了充满爱与希望的小皇子V(^ _ <)V

其实艾丝一开始只是封面支援,后来变成了封面+排版支援,我真是个没用的人……

2013.11 firefox娘



评论 ( 2 )
热度 ( 82 )

© 菲泽音 | Powered by LOFTER